楚汉相争,此时业已进入末期。项羽的军队被围困在垓下,粮草尽断,士兵们死伤惨重,军心涣散,多数业已在深夜中脱逃叛入汉营,此时仍死守在军队里的,是最初江东起义时,追随在项羽身旁的子弟兵。但当时的八千江东子弟,随着长年争战,最后包括收伤残疾的,也只剩下八百多人。

楚营里人人对于未知的未来感到一片黑暗,在酷热的夏夜里,仍感到无尽的凉意。儘管夏蝉之之不绝于耳,也未能驱走楚营这深沉的气氛。

这夜,夏蝉依然鸣叫,但别于以往的是,在汉营里,传来一阵熟悉的音乐声。

楚歌!是楚歌!军营的楚兵在低靡的气氛里,在敌营里听到了日夜思念的乡音,原本涣散的军心,此时更为惊惶。

「何处传来的歌声?」

「是谁在唱楚国的歌曲阿!」

「家园沦陷了吗?!」

惶恐,不安,茫然,甚至绝望,各种负面的情绪从军营里像瘟疫般蔓延开来。

「乌骓,你今天怎幺这幺不安阿,是不是听到外面的楚歌,我们的家乡是不是被汉军给佔领了?」虞姬牵着乌骓马在营地附近的丛林里吃草,听到从山下传来的楚歌,不禁对着乌椎喃喃问着。

「嘶~~」乌骓似乎听的懂虞姬的话语,仰起头长嘶悲鸣,那铜铃大眼似乎闪着泪光。

「不要紧的,乌骓,霸王一定会带领我们度过难关的,以前是,现在一定也是,往后更是会这样的,赶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带大王冲出重围。」虞姬一边抚着乌骓的鬃毛,一边喃喃细语的自我安慰着,可那灵动的秀眼里,却不争气的滴下晶盈的泪珠。

通灵的乌骓马看到女主人俏丽的脸庞上划出了两道泪痕,伸出了舌头,舔向那粉俏的脸庞。

「乌骓马,谢谢,嗯…嘻嘻…,你这坏乌骓,还来阿,嘻嘻……不要拉…」

乌锥那宽大的舌头不断的舔着虞姬,从粉脸一直舔到虞姬那尖挺浑圆的玉峰,隔着衣服恋栈的舔着,虞姬心中明白乌锥的企图,也嘻笑着和乌锥玩着,温柔着抚摸着它的鬃毛,一边任由它舔弄,可耳边传来的楚歌却又使她心情一黯。

「好吧,乌骓马,我就再从你这一次吧,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说着,缓缓蹲下身子,乌骓马很通灵的将那勃起的有十六吋长,宽两吋的巨大肉棒靠向虞姬。

虞姬用那灵巧的玉手握住乌骓的睪丸和肉棒,纯熟的爱抚着,那硕大的龟头在虞姬的手淫下,渗出了少许精水,虞姬并未对此腥臭的味道感到噁心,只是白嫩的柔夷温柔的套弄着乌骓的庞然大物,渐渐的虞姬觉得全身燥热了起来,下腹里似有慾火渐渐燃起,套弄肉棒的手也愈发勤奋。

「嗯哼……」炽热的夏夜,草地上虫子甚多,跪坐着的虞姬虽然身着罗裙,但私处仍被杂草与虫虫弄得是搔痒难当,再加上淫心既起,慾火上身,手上握着乌骓的巨大阳具,眼神却渐渐迷离,只觉口中燥乾,眼前那巨大的阳具渗出的精水似乎成了最佳的解渴物,灵舌不觉的伸出,轻舔着乌骓龟头,小舌来回的舔弄着龟头的凹陷处,那樱唇小嘴也努力含上那巨硕的龟头,身体只觉香汗直流,燥热难当,修长的手指褪去了上身衣物,露出那如玉雕,似雪白,且弹性绵嫩的美乳,轻掐着那粉嫩乳蕾,细柔慢捻,一双玉白大腿也夹的更紧了。

「乌骓阿…今天就让你彻底快活一回吧,这…是最后一次了吧……」说着,双手握住那丰满浑圆的美乳,挤压起乌骓那长硕巨大的肉棒,努力的用那樱桃小嘴套弄。

肉棒与乳房激情厮磨着,乌骓巨大的龟头也频频渗出少许精水,肉棒那蓬勃的生机从身体和小嘴里传到虞姬身上,带来她舒畅无比的快感,一人一马便在营外的丛林草地上尽情的淫乐着,暂时忘却四面楚歌的困境。

蓦的,乌骓一声长厮,大股大股的马精无预警的喷发而出,直冲进虞姬那小嘴里,正兴起尽情吸吮的虞姬毫无预警的被乌锥大量的精液灌入嘴中,不由吞进了几口腥臭的精液。

「咳咳……乌骓…你……咳咳……」虞姬媚眼一瞪,似乎对于乌骓突然的射精颇有微词,但眼神中却又是那幺的抚媚妖艳。

被精液呛到的她,感觉到嘴、喉咙,连呼吸都含有那马儿精液特有的腥臭,使得她耐不住的将玉指探进罗裙内,抚上那早已湿润的美穴,爱抚搓弄。

「嗯…嗯嗯……」乌骓真似通灵,低下了头,撩起虞姬下身罗裙,伸出那大舌卖力的舔弄着。

「嗯嗯…乌锥…嗯嗯嗯……好…阿…嗯嗯……」

乌骓的大舌不断的来回舔吮,粗操的舌蕾直刺激着虞姬那敏感的嫩穴,又酥又痒,阵阵妙不可言的快感随着乌追的舔弄直刺激着虞姬的神智,让虞姬快活的神智迷离,一手边抚摸着马头,另一手握上那玉翠浑圆的姣乳以助淫兴,盈盈一握的纤腰更如跳舞般曼妙的扭动起来。

乌骓的舌头越舔越快,蓦的竟将舌头用力向前一探,探进那娇嫩蜜穴里头,来回搅动,虞姬并没想到乌骓竟有此举动,舌头的入侵和那粗操的舌蕾摩擦,使的虞姬智疯浪吟。

「啊啊……嗯啊啊啊……!」乌骓的粗糙的长舌不断的来回侵犯着那娇嫩的蜜穴,酥酥麻麻的快感,让虞姬快活的翻起不断迎合,火热的阴精如不断的从体内分泌,潺潺的顺着那白皙粉腿流到草地上。

虞姬在半清醒的状态下,受着乌骓奋力的侵犯,一浪接一浪,一潮高过一潮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神智,那无比的快感使的她忘魂的喘息、浪叫,乃至于既像迎合又似闪躲的疯狂扭动那纤柳细腰。

「啊啊…好乌锥…我快不行了…啊啊…乌骓好哥哥…我又要死了…啊啊…」

乌骓不愧是千里名马,将王坐骑,通灵万分,此时更加快了那舌头的舔弄,为的便是让女主人早日攀上那最高峰,当虞姬洩身的那一刻,在悠悠夏夜里,抛却了楚汉争战,忘却了四面楚歌,虚弱的摊趴的树丛里喘息着。

过了良久,虞姬才牵着乌骓马回到营中马廄,而自己在隐密处略微梳洗后,也回到霸王项羽的营帐。

只见到往日那威风赫赫,雄姿英飒的项羽,此时正失神的看着挂在帐头的阔剑,黯然无语。

「霸王……」虞姬一双纤纤玉手从背后环抱项羽那雄伟的身躯,俏脸贴在冰冷的盔甲上头轻声的呼唤。

「霸王,不要紧的,您好好歇息,待明天一天明,大王定可杀出重围,重整军马,然后在讨伐刘邦那卑鄙小人,收拾河山。」

虞姬用那温柔细腻的声音缓缓的说着,坚定的语气显是对项羽充满了信心。

此时项羽转过身来正面抱住虞姬,眼神中哪有平时那雄气逼人的霸气,那双杀人无数历经百战的大手温柔的捧起虞姬那小巧的俏脸,神情一派温柔的说着。

「虞姬,谢谢你,要是没有你在身旁,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想过了,要是能度过此战,我……」虞姬凝视着项羽那温柔的脸庞,突然再项羽话说到一半时,那红润水嫩的朱唇封住了项羽的大口,中断了下面的话语,两人癡缠了许久,才不捨的分开。

虞姬用温柔且坚定的口吻说:「霸王,我所认识的霸王是不会说丧气话的,他是一个无论什幺时候都自信满满,雄姿英发,也不会因为挫败就想退隐田园,淡出天下争霸。」

项羽瞪大了眼睛看了虞姬良久,彷彿讶异着虞姬竟能猜透自己的心思

「哈哈哈……虞姬阿虞姬,你真是我解心的可人儿阿,你这话一出,我也无颜说那颓丧失志的话了,再说出口,岂不辜负了你对我的情意。」

虞姬眼见自己心爱的男人再次恢复以往的雄采,动情的主动吻上项羽,并将香舌伸进项羽口中挑逗着项羽,双手也不停留的轻解项羽身上的盔甲,温柔的抚着项羽那结实雄壮的胸膛。

「霸王……嗯嗯嗯……」

过了良久,项羽才轻轻的推开虞姬,温柔怜惜的问道:「虞姬,这些年苦了你了,我…」

虞姬一边解着项羽的衣裳,一边说道:「霸王,您不用为妾身操心,这一切都是妾身自愿的。」

随着衣物的褪去,那如玉葱般的纤指轻柔的握上项羽那雄伟的肉根,配合着香舌的舔弄,缓慢的套弄起来。

虞姬跪在项羽的面前,五指纤指缓缓的套弄着,那灵巧的小嘴火热温柔的吸吮着项羽的龟头,更慢慢向下,含住了项羽的子孙袋,更轻轻的吸着、舔着,更若有似无的用贝齿轻磨着睪丸,那灵巧的香舌还不时的扫过会阴,触碰到那黑色带毛的菊门。

在虞姬高超的技巧下,再再的温柔让项羽是快感连连,舒畅的呻吟出声,强烈的快感使他抱住了虞姬的嫀首,用力的摆腰抽送起来,几次都深深的插进虞姬咽喉,食道的紧密收缩,给予项羽无比的刺激,终于将浓稠的精液尽数洩在虞姬口内。

虞姬顺从的的将它全数吞下,温柔的吸吮清理着项羽龟头上残留的精液,事毕后还似意犹未尽的用香舌舔了舔朱唇,抚媚妖娆的眼神中,除了蕴含着对项羽那深情的爱意外,还多了股淫蕩的慾火。

项羽眼见爱妾那勾人心魄的美浪模样,使的本想温柔的帮虞姬褪去身上衣物的他,此时却粗暴的撕碎虞姬下身罗裙亵衣,双手粗鲁的扳开虞姬双腿,提起那爆筋粗大的肉棒,迅速猛烈的挺进虞姬那娇嫩不堪摧残的嫩穴。

「嗯啊…疼啊…霸王…啊啊……」儘管稍前才洩过身,蜜穴里仍是湿润,但项羽的肉棒实在太为粗大,在如此急剧烈的入侵下,虞姬不禁惊呼讨饶,但慾火正炽的项羽听的进,只是自顾自的愉悦抽插,如杵米般疯狂的捣着。

儘管虞姬感到嫩穴里被那粗大的肉棒刮的火辣刺麻,但内壁里那层层叠叠的皱摺仍死命的吸吮着项羽的肉棒,使项羽十分受用,快活的紧抱着虞姬的美臀埋首猛干,抽插了一阵后,那嫩穴里的蜜汁浪液随着肉棒急速抽插而不断的流出,伴随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发出了「噗滋噗滋」的淫蕩声响。

所幸就算是平常,项羽那力拔山河,能吊百斤的雄伟巨欣赏,也不能在里头这样的宝穴里头撑过一个时辰,更何况此时如此猛烈的抽插,过没多久,一股阳精便喷发在虞姬体内。

随着阳精的射出,项羽那慾火消退大半,低头看到身下的虞姬,俏丽无暇的脸庞流下了两条泪痕,上唇因极力的忍痛而咬出淡淡血痕,秀眸理透露着痛苦,却丝毫没有埋怨的眼神。

眼神,仅只一个那娇弱又带着深情的眼神便让项羽化钢铁为绕指柔,对于方才自己鲁莽粗鲁的举动觉得后悔,项羽极尽轻柔的抚摸着虞姬绝美俏丽的脸庞,抚去泪痕,轻啄的吻着虞姬。

虞姬感受到项羽那柔情似水的情意,热情的回吻着。

相吻过后,虞姬换了个姿势让项羽平躺,从项羽的头往下吻,来到项羽的巨棒前,用那对绵嫩细滑的浪乳紧紧包夹住,卖力淫蕩的来回套弄,灵舌樱口温柔的清洗着那火红的龟头及马眼上残存的阳精,看着项羽的眼神中透露着媚浪及满足,在虞姬的挑逗下,那巨棒很快的又恢复了雄风,此时虞姬做起,玉手轻握住项羽的巨棒,对準了自己那湿滑紧密的嫩穴,由上至下倒浇蜡烛般坐了下去,只见那巨棒一吋吋的没入,期间伴随着虞姬那娇媚的细吟。

此时虞姬的私处项羽可看的是一清二楚,只见娇嫩的蜜穴被项羽粗暴的举动摧残有些红肿,但此时又将自己巨棒淫蕩的一吋吋吞噬,使项羽既怜惜又兴奋。

只见虞姬骑坐在项羽身上,柳腰轻摇,雪白的肌肤渗出了细汗,口中雪雪浪吟,胸前那对玉乳更是随之摇曳,如此美人放浪的美景,项羽伸出大手握上那对雪嫩玉乳,摸揉享玩着。

「嗯喔喔……大王……嗯……」虞姬扭摆着纤腰,项羽的搓弄,使的虞姬更为快活,雪白的肌肤透出了几许艳红,胸前粉蕾兴奋的硬突,虞姬火热的反应使的项羽更加兴奋,手上摸揉的力道也渐渐加重。

「喔喔啊…大王…啊啊……好美阿…啊啊……大王……」

虞姬柳腰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身子也越发火热,口中的呻吟声更是透出无比的媚浪,当项羽忍不住的挺起腰桿主动的抽送时,虞姬再也受不住的浪吟,身子痉挛颤抖,从体内涌出大量春潮,虚弱的趴在项羽胸前。

「虞姬,你还……承受的住吗?」项羽深怕虞姬无法再承受自己的攻势,深怕自己的鲁莽再次伤害到虞姬,于是关心的问着。

「大王不要紧,妾身还承受的住。」话虽如此,但当项羽再次扭腰轻送时,虞姬那秀眉仍是微微蹙起,显是难以再承受项羽那巨棒的「恩泽」。

项羽见此情形,心中不捨,怜惜的吻上了虞姬那灵媚眼眸,并贴心的说:「别勉强自己了,来日方长,待本王冲出刘贼的包围,再和你大战个几百回。」

项羽方将巨棒退出虞姬体外,待才起身之时,虞姬用那修长的孅指握上了项羽的火热巨棒,樱唇附上项羽耳边赧赧道:「霸王无需强忍,妾身尚能承受,更何况……」

而后反转身体,撅起那丰俏的美臀,纤指轻轻的扳开菊门,意指着项羽从后庭进入。

项羽见了眉头微皱,儘管虞姬后庭尚未开苞,但眼见那嫩小的菊门,真能否承受的住自己的巨棒还尚未可知,这使的项羽的行动有所迟疑。

虞姬眼见项羽未有动作,心知项羽是心疼自己,深怕自己承受不住那雄伟的巨棒,但她心理也知,以现在的情势,如不能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献给眼前这位令自己倾心的英雄霸主,恐怕再也没机会了,也因此她下定了决心,用尽一切挑逗也得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项羽。

虞姬开始自顾的呻吟,眼眸中淫媚的勾引着项羽,灵舌饥渴的舔着那樱口红唇,那俏臀左右的摆动着,不时碰触到项羽那仍是昂挺的巨棒,使肉棒不时的在股间、蜜穴、即大腿跟间不断的滑动,直挑拨着项羽那想压抑下来的慾火。

抛弃矜持及自尊的献媚,果然成功的将项羽的慾火撩到了最高点,项羽再也忍不住伸出双手箍住虞姬美臀,粗大的龟头狠狠的底在虞姬的菊门前,不断的叩关挤顶着。

「嗯嗯……」虞姬感到菊门不断的有东西叩关,儘管自己拚命的想放鬆使项羽的肉棒得以进入,但每当龟头顶到菊门时,那粉嫩的菊花偏又不由自主紧锁,使的项羽多次叩关而不得其门而入,但也因几次的失败,那肉棒上沾满了从蜜穴流出的爱液,在烛火的照射下显的闪闪发亮。

多次的叩关失败后,项羽显的有些不耐烦,虞姬也被弄得是慾火高挂,终于项羽不再怜惜的低吼一声,奋力一顶,冲破了那紧闭的关口,硬挺挺的插进了虞姬柔嫩的菊门里。

「啊啊……嗯啊啊……啊啊呀……」儘管虞姬有了心理準备,但菊门一阵有如刚破瓜时那种撕裂的痛楚,忍不住的从口中发出雪雪哀嚎,菊门不断的收缩,而直肠内壁里也因异物的进入而剧烈挤压的想将它排出。

此时的项羽感受到虞姬体内那剧烈的反应,窄紧带着无尽吸力又似要将它排出体外的奇异快感,竟比插进蜜穴来的更为刺激,精关略鬆几欲喷发,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将这股冲动止住。

眼见爱妾为了自己的慾火,眉头深蹙,强忍着自己带给她的撕裂痛楚,项羽怜惜的从背后轻吻着虞姬粉颈,双手从背后环抱握住了那浑圆丰满的玉乳,轻柔的、缓慢的在那乳尖上画圈、搓揉爱抚着,插在菊门里的巨棒,也缓缓的、轻柔的来回动着。

随着项羽温柔轻缓的动作,先前那有如破处的痛楚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快感,从双乳、菊门、及粉颈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的涌来,痛楚转换成了愉悦的快感,原本那扭曲的神情业已消失,舒畅的呻吟起来。

「喔喔啊……大王……啊……又酥……啊…又麻……好美阿……啊啊……大王……啊啊……」

眼见爱妾秀眉舒展,媚眼迷离,口中淫语不绝,也激起了项羽男儿本性,跨下的摆动渐发激烈,一手仍是握着硕乳搓揉着,另一手则扶着虞姬的俏臀,手指在那淫水孱流的蜜穴里缓缓抽送爱抚。

虞姬那娇嫩的蜜穴再次受到项羽的侵袭,敏感的颤抖起来,冲击意志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一次强过一次,在层层堆积沖涌的快感里,虞姬放弃所有矜持,嘶吼似的高声淫浪的呻吟着。

「啊啊啊……大王,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妾身要……要洩了…啊啊啊………」

项羽猛烈的抽送,在虞姬那紧密如千足千口般的直肠里受到无比的快感,使得他再也忍不住精关,低吼一声,全数缴械在虞姬那美妙的菊门里,虞姬也因直肠受到项羽阳精喷发的刺激,蜜穴中的阴精如潮水般急流而出,有如失禁的尿水一般,弄失了整个席地。

事后两人柔情的相拥在一起,彼此忘却了外面的困境,浑然忘我的享受着两人的世界。

鸡啼,蝉鸣,楚歌起。

项羽重整衣冠,身负全副盔甲,蓄势待发,此时,虞姬从帐外进来,身穿白素衣,手上端着一壶酒,来到项羽面前,轻声的说道:「大王,且饮一壶酒,让虞姬舞一曲为你送行。」

多年恩爱相伴,眼见虞姬身上的穿着,以及那坚毅的眼神,怎会不了解她的心意呢。

剑慢慢舞起,虞姬那曼妙的身影也随剑而律动着,项羽缓缓的用那低沉浑厚的嗓音,悲伤的唱着: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姬的身影越舞越快,手上的剑也越舞越快,逐渐的只见剑光而不见人影,但在剑光中,又有几滴晶盈的水珠在飘扬,是泪?

只听虞姬也用那轻柔美妙的歌喉,缓缓的唱着:

「汉军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趣尽,贱妾何聊生。」

舞毕,歌歇,剑光收敛的同时,虞姬道:「霸王,来世再会!愿霸王突破重围,东山再起。」

那悲凄的声音中带着万分不捨,项羽此时已看出了不对劲,正欲阻止,只见银白的剑光从虞姬粉颈闪过,一抹艳红从中奔洩而出,婀娜的身影翩然倒下的同时,一双孔武有力的双臂抱住了她。

生命已逝,娇躯渐冷,直至最后一刻,项羽只是紧抱着虞姬,没再多说些什幺,但那炯神的铜眼,却滴下了英雄泪。

此后,项羽杀出重围,但仍无法抛下追兵,最终在乌江自刎。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