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讲过我和小娟去渡假巧遇阿宇和思敏,在买泳衣时小娟因为被阿宇误撞到了,又被阿宇藉口看伤势好好轻薄了一次,小娟被阿宇弄得面红耳赤、娇喘连连。

  不过我们四人还是很快买好了泳衣出来,思敏购买了一件连体泳衣,但是背
部大面积露空非常性感,几乎可以看见臀沟,前面思敏丰硕的乳房被包裹在泳衣
下面呼之欲出。小娟则是一件比基尼,重点则在泳裤上只有细细的绳带将前后两
片薄薄的布料牵住,后面几乎将挺翘的臀部全部暴露出来,充满着慾望的肉感。
前面稀疏的阴毛仅仅刚刚被遮挡住,但柔软的布料由于过于贴身,直接将小娟中
间肉缝的线条勾勒出来,形成一条凹线,让人遐想联翩,慾望高涨。

  我们四人购买好泳衣后出来一商量,反正明天才去海岛,今天就一起好好找
个地方吃一顿美食,难得聚一起,一定要好好喝点酒。不过吃饭前,阿宇说他们
房间还没定好,于是我建议他们和我们住同一个酒店,这样早上好一起出发,于
是我去酒店帮他们两人又要了一间和我们一样的行政套房,都是带一个小客厅里
面一间卧室,价格却只比普通间贵一点点,性价比蛮高。

  海边城市最美味的饮食莫过于海边的海鲜大排档了,吹着海风,欣赏着海滨
夜景,享受琳琅满目的各式海鲜,还有死党杯觥交错,以及两位顶级美女助兴,
很快四人就进入状态,有点小酣了。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愉快,越来越开放了,
小娟和思敏都拿我们床上的习惯动作开起玩笑来。

  听思敏说,阿宇一点也不爱卫生,经常不洗澡就想要,弄得思敏觉得很有障
碍,高潮都不畅快。小娟也连声应和,她也是非常讨厌男人这样。小娟还说很讨
厌男人不温柔、太着急,莽莽撞撞的让人很不接受,不过这点思敏倒是不认可,
她反而觉得阿宇没什幺冲击力,总是动作慢悠悠的。

  我和阿宇在一旁听她们这样批评我们,真的哭笑不得,频繁举杯,一种「朋
友,你的难处我理解」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思敏这个时候又批评阿宇只顾自己舒
服,不考虑她的感受,小娟接话说她最喜欢的还是她紧闭着腿让我进来的姿势,
这样很容易就到了。

  这一下让阿宇非常感兴趣,问小娟:「紧闭着腿怎幺进啊?」小娟这个时候
已经满脸红霞了,分不清是酒让脸红,还是阿宇问起这个话题让她脸红,小声解
释道:「就是男的在上面从紧闭的腿中间进去呀!这样大家都比较觉得紧嘛!」

  阿宇和思敏很淫蕩的对视一下,估计他们没试过这个姿势,听小娟这样说,
肯定晚上想试试。不过思敏很有意味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问小娟:「这样容易进
去吗?」小娟说:「容易啊!」我在一旁偷笑,心想:『呵呵,还不是因为我弟
弟比较长,小娟的阴部比较靠上,所以这个姿势我们两人才比较容易做到。至于
你们俩可不可行,只有试了才知道了。』

  估计这点思敏也想到了,所以很有意味的看我刚才那一眼,我一下觉得很自
豪,连忙拿起杯子让大家喝酒:「来,来,再喝点。」其实我们已经喝了不少,
啤酒瓶在旁边丢了一地。

  临近深夜,海边的气温慢慢降了下来,小娟和思敏只穿了T恤,估计感觉有
点凉,小娟随便说了一句「有点冷呀」,阿宇看了我身上穿的也只是T恤,连忙
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小娟披上,搞得小娟很不好意思,水汪汪的眼神对着阿宇
特别温柔:「不用,不用,谢谢,你太好了!」小娟就是这样的人,别人对她一
点点好,她都特别容易感动。不过我瞟了思敏一眼,眼神好像有点複杂。

  我和阿宇好久没有像这样喝得开心,真是越喝越畅快,一点也没觉得夜越来
越深。正当我又拿起一杯酒争相找阿宇乾杯时,突然觉得脚被踩了一下,低头一
下,天呀!居然是思敏白嫩的小脚踩上来,柔软无骨的脚心直接按在我拖鞋上面
非常受用。

  我做贼心虚的看了看思敏,她给我递了一个眼神让我看阿宇。我莫名其妙的
看了看阿宇,他正在埋头剥虾,我再回头看看思敏,她的眼神还是让我看阿宇。
哦……我才恍然大悟:已经太晚了,思敏不想跟我和阿宇喝了,思敏想回去睡觉
了,说不定他们俩晚上还要实验刚刚小娟说的那个姿势呢!呵呵。

  于是我连忙建议大家:「喝完这点就早点回酒店休息吧,明天我们早上还去
海岛呢!」不过这样阿宇可不高兴了,说我和他根本还没有喝够嘛,难得好好喝
一次,坚持还要继续喝,气氛一下就搞得有点尴尬。

  思敏板下脸说自己要回去了,找我要了酒店的房卡就自己回去了;小娟一看
也连忙起身去追赶思敏,也非常不高兴的说了我两句,弄得我和她吵起来。我特
别郁闷,又不是我不想回去休息了。

  这样一闹,剩下我和阿宇两人在那里继续喝酒也没有什幺感觉了,我还惦记
着小娟仍在生气呢!阿宇也看了出来,还是男人之间比较体谅彼此的难处,向我
说道:「你要不就先回去吧,我把剩下的啤酒喝完了就回去。」我连说不用,但
阿宇却很坚持,他不好意思让我和小娟吵架,他说他不担心思敏,明天就好了。
其实我也不担心小娟,但是阿宇一定让我先回去,想自己静静。

  我自己打车赶回酒店,拿出房卡找到房间一开门,小娟已经睡了,我没好意
思开灯吵醒她,悄悄脱了衣服睡上去,温柔地从旁边抱住她。我感觉她有点醒过
来似的,小声说道:「乖,没有生气吧?」

  「我没有生你的气呀……」她迷迷糊糊的回答道,但是我一听到这个声音,
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不是小娟,是思敏!

  我这样把思敏也吵醒了,她翻身打开灯,先是很惊讶,接着又很疑惑,抓起
被子把自己盖得更严实了,然后问道:「怎幺是你……我吓着你了吧?」我现在
的表情的确诚惶诚恐的。

  「不是,不是,我搞错房间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都着急得有点
结巴了,连忙找衣服就要走。

  「不準走!」我看见思敏坐了起来,丰硕的乳房随着动作弹了好几下:「你
这样就想走吗?」

  我看思敏生气了,是呀,朋友妻不可欺,我刚刚赤身裸体的抱着她,不解释
清楚可不行,「不是,不是,你搞错了,我进错房间了。」我连忙给她解释。

  「那阿宇呢?」思敏这一问,我才想起阿宇,他好像还在继续喝酒吧!我着
急回来,随便拿了张房卡给他了,所以我刚刚回酒店晕乎乎的,是把原来本应该
给阿宇的那张房卡拿出来,看见上面的房号开了门,其实进的是思敏和阿宇的房
间,虽然我和阿宇在同一层,但是我现在想起,我们的房间应该是09,他们是
06,我现在进的是06啊!

  我这样给思敏一解释,才算说清楚,不过思敏这下更不开心了:「他从来就
是这样的,一点都不在乎我的心情……你会惦记着小娟生气回来,他根本就不管
我……」说着说着就呜咽起来。

  我这个时候很不好给思敏多说什幺,还是想早点回去把房卡给阿宇送回去,
于是默默拿起衣服,「你先等等,」思敏停止了呜咽:「你过来……」

  我的裤子还没穿上,很不方便的挪到她床边,「坐下。」她继续命令道。等
我刚刚一坐下,她就突然抱住了我:「我不开心,好难受啊……」

  思敏那柔嫩丰满的乳房一下就贴紧我赤裸的胸膛,俏脸就埋在我的肩膀上,
双手紧紧环扣住我,我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让我血液加速,「别这样啊,这样
不好……」我虽然心跳加快,但是还算理解不想乘人之危。

  「不好?他刚刚在我面前吃小娟豆腐就好吗?」啊……难道下午商店里的情
景思敏都看见了?那太糟糕了,我只能装糊涂:「什幺呀!你搞错了吧?」

  「我那个时候踩了你的脚的,让你看呀!」哦……原来吃饭的时候还有这一
幕,我光顾着喝酒,根本没注意到,我一下觉得很刺激了,想找思敏问个清楚。

  「我不想回忆了!」思敏很痛苦的样子:「他就是那幺花心,一点也不在意
我作为她女朋友的心情,我这样怎幺面对你们啊?」我只好默默地抱着思敏,希
望她能好受点,一边回忆着晚上吃饭的情景。当时是一个圆桌,我们四人各坐一
方,我回想表面没什幺异常,但桌子有檯布遮住,下面有什幺动静的确看不见。

  「他这样对我,我真是太贱了,太没脸了!」思敏本来还在呜咽,突然抱住
我的头,很认真的看着我,美丽的大眼睛突然变得很坚毅:「你是个好人,我相
信你……」话没说完,柔软的嘴唇就堵住了我的嘴,一股电流通过了我的全身。

  「不準多问!」思敏本来就是一个很有气场的女孩子,突然这幺坚毅起来,
我似乎被她命令住一样。不过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她此刻的伤心只是想对阿宇报
复,说什幺都已经不管用了。我虽然很乐意享受思敏这样的尤物,但是心里也有
点担心阿宇快喝完回来了,估计剩下那点啤酒不到半小时就可以喝完,所以我没
有多少时间。

  思敏相比起小娟虽然一点也不逊色,但是她更多是女王型的,特别配合她骄
人的身材,此刻她的动作也一点也不含糊,在疯狂地舌吻我的同时,一把抓住我
的小弟弟有节奏地套动起来。我彷彿就是女王的性奴,今天肯定要被她推倒佔有
了,这也是一种不一样的情趣,我只需要被动地享受。

  于是我慢慢将手滑下她的胸前,握住那对馋了很久的美乳,那手感让我特别
激动,如丝般的皮肤,一掌都无法把握的丰满嫩肉,让我的弟弟立刻坚硬如铁,
不由手上也多了点力度,思敏也很快敏感地娇喘起来。

  看来思敏也和我很有默契的想快点享受完这场激情,她提议让我去洗澡,但
是我却另有想法,问她:「有套子吗?」她眼神先是有点迟疑,我近距离看着她
的眼神,我以为读到了她不想要套的心思,但是她很快麻利地翻下床从行李里找
出一盒避孕套,豪不含糊地用小嘴将我的弟弟裹住。

  这一下我感动到想哭,让小娟口交实在太难了,而思敏是如此的爽快并且嫺
熟,那技巧也是非常巧妙,没有一点齿感,小舌头不停在口腔里挑逗我的龟头和
四週,并不时用口腔的嫩肉裹一两圈,手也没有闲下来,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蛋蛋
和肉棒根部。

  这个时候看着思敏那身充满肉慾的身材,同时给我口交那种认真的表情,让
我特别有自豪感,平时不可一世的尤物就如此拜倒在我的弟弟下面。我手上没有
停止亵玩思敏最诱人的乳房,脚趾头也毫不客气地伸向她的大腿中间,温柔的大
腿嫩肉让我冰冷的大脚立刻舒服起来,我的脚趾头也立刻触及她的内裤下端,轻
轻用大脚趾头滑动两下,思敏立刻就有娇喘的声音。

  还没两下,思敏就已忍住不了,吐出我的肉棒,给我戴上套子,用手臂勾着
我的头和她一起笔直的躺下,然后自己把双腿併住,原来她还一直惦记着这个姿
势。我全身压在这团美丽的嫩肉上,稍微弓了下腰,一只手从下面搂住她臀部的
嫩肉使劲捏了捏然后抬起来,让她阴道口的角度对住我的肉棒,然后就用我长长
的肉棒慢慢刺了进去。

  思敏湿滑的阴道虽然紧闭着,我用龟头划拨两下顶开她粉红的阴唇,立刻流
淌出来的爱液就让她的阴道开始吞食我的龟头,两片嫩肉如同吮吸般紧紧含住了
我的龟头。虽然还没有用力,思敏就开始尖叫,她夸张的甩动着豪乳并用手按住
我的头用豪乳顶过来,我也豪不客气的大口含住了一边,然后下身慢慢用力。

  一点点,一点点……终于进去一大半了,思敏敏感的身体开始触动了,难道
阿宇平时没给过她这样的享受吗?思敏得到满足的享受让她迫不及待想吻我,用
她灵巧的舌头一下就伸入我的口腔里搅动,下身也同时主动地扭动起来。

  思敏在床上的表现如此主动,让我感同身受,平时的冷美人一旦堕落起来是
如此的方豔动人。当我的龟头顶到她的子宫时,肉棒的根部也顶住她的胯部了,
这样就是到头了。她来不及舌吻,开始大口大口呼吸,估计这个姿势还有我的肉
棒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刺激。

  我也在完完全全地感受思敏阴道的不同,虽然没有小娟那幺紧密,可能是因
为她的爱液太多了,但是底部却是越来越窄,如同里面还有一个小口在死命吮吸
一般,让人很舒服。难道这是因为阿宇的肉棒没我长,平时很少用到这段吗?

  「亲爱的,快!快!」压在我身体下面的美肉开始扭动起来,祈求我抽插,
于是我也毫不犹豫地用力抽送起来,一只手亵玩着她丰硕的美乳,一只手死死地
捏住她臀部的嫩肉向上抬,方便肉棒来来往往。

  除了必要的交流,我们两人没有太多话,也没有太多眼神的交流,似乎我们
俩只为了性而性,两人都沉沁在肉体的享受中,每当我肉棒顶到她的阴道深处,
她就大口喘气,一副受不了我的表情让我很受用。她是真的感觉到刺激了,双手
抓住我的头髮疯狂抓挠。

  当我腹部有点酸胀,高潮似乎要来临的时候,突然思敏从下面推倒我,她坐
起来,伸手摘去我肉棒上的套子,小嘴一下含住我的肉棒,并且不断低头让我的
肉棒深入到她的咽喉。这是思敏和阿宇的做爱习惯吗?太会玩了,插一会口交一
会,让男人特别享受。

  不过时间不是很长,她就跨坐到我身上,扶住我的肉棒慢慢将身体压下来。
『啊……没有戴套子了,原来思敏一开始就不想戴套子吗?』还没等我多想,思
敏将我的手带到她的美胸上面,握着我的手一起抓捏她的嫩乳,然后自己疯狂上
下动起来。

  这个时候我才觉得,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享用方式,小娟的阴道很短很紧,
特别适合刚刚的姿势;而思敏紧密的阴道底部,这样插动起来特别舒服,这样每
一次都可以插到底,让龟头感觉插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如同处女般的紧密还有
熟女的滑润。

  这种感觉让我立刻有了想射的慾望,我提醒思敏,她只说了句「再忍忍」,
就开始更加快速地上下套动身体。没到两分钟,她的身体突然就僵硬了,高潮到
了,上身还是保持僵硬,下身却不由自主般前后抽动继续刺激我的肉棒,持续这
样几十秒后,她一下瘫倒在我身体上面,美丽的乳房死死压住我的身体,不停地
大口呼吸。

  看来思敏真的是到达极点了,但是我却还没有到高潮啊!我是那种女人坐在
上面不容易射的人,我习惯压着女人射精。估计思敏也意识到了,翻身平躺着,
微微张开腿,对我轻柔的说:「上来呀!」

  我爬了上去,她的腿就温柔地夹住我的腰,然后用一种和完全刚才不同的神
态,特别温柔、特别娇媚的样子,像小白羊一样等我狠狠抽动,叫声也完全不一
样了,是慢慢长长的「呜呜」声,似乎是在享受高潮的余韵。

  这种感受也和小娟不一样,在没有避孕套的阻扰后,我这样更能感受思敏阴
道的感觉,褶皱比较多。这种拳拳到肉的感觉让我很快又想射了,于是又提醒了
思敏一下,她娇媚地说:「就要在里面,我想要……」然后大腿用力把我夹得更
紧,不准我离开。

  我也不是什幺道德君子,在狐狸精如此引诱下,我狠起心做最后的冲刺,使
劲捏她的乳房,彷彿要把她顶穿,让她有点被虐待的感觉。我这时候才突然想起
她说阿宇做爱的时候一点都不体谅她,我觉得她这个时候的娇媚可怜样子让男人
无法罢休,而且越用力男人越舒服。

  终于我腰部使劲贴住了她的阴部,不再抽动,只由肉棒在美妙的阴道里面跳
动,大口大口喷出精华……

  享受过后的两个人开始无尽的沉默,思敏也不知道在想什幺,闭住了双眼。
我开始担心阿宇很快回来了,所以决定早点回去,但是思敏却想打破僵局:「你
别多想,今天是我的原因。」哦?这种口气一般是对女人说的呀!弄得好像我是
被她玩了一样的感觉,但是我却不好回答。

  思敏默默地起身去洗澡,我知道我该离开了,等她到外面客厅旁的浴室后,
我快速起身穿好衣服,悄悄走出房间。正準备关上门,这时候我一扭头却从走廊
看见让我吃惊的一幕:阿宇正在用房卡开一个房间的门……